致南方周末:威廉·华莱士 《勇敢的心》

Fight, and you may die.

Run, and you’ll live.

At least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g to trade all the days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come back here and tell our enemies that they may take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Freedom——

战斗,你可能会死;

逃跑,至少能苟且偷生,

年复一年,直到寿终正寝。

你们!

愿不愿意用这么多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

仅有的一个机会!

那就是回到战场,

告诉敌人,

他们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

但是,

他们永远夺不走我们的自由!

自由!

支持南方周末,说来惭愧,我一期南周也没买过,倒是在 Ipad上装了个南周应用。

我很喜欢 喷嚏网 的喷嚏图卦,最开始看的是爱枣报,后来被消失了转到了喷嚏,几乎从图卦创刊起一期不落的看到了现在,在中国,有太多的好的新闻源被消失,被屏蔽。再次诅咒方滨兴死无葬身之地! 今次的南周事件更是再一次证明了恶无底线,而我们总需要做些事情,哪怕微乎其微,也是一份力量。

我尤其欣赏今天图卦转发的一句话:“我来之前,很多媒体朋友告诉我你就不要去了,有老婆有孩子。但我觉得正是这样我更要来,因为我想给我的孩子一个美好的明天。”

没错,我也有妻子孩子,也一直在做肉身翻墙的美梦,既然现在还翻不过去,我只能自己努力,做点自己能做的。

言论自由必须是完整的,决不能是残缺不全或仅为一党一派所享有的特权。……从今天起,……共同举起言论自由的大旗,宣告检查制度的死亡!宣告一切压迫言论自由的法令与制度的死亡!

————《致重庆杂志界的一封公开信》(节选)

我们不要这个制度,并不因为我的思想言论曾经被禁被删,你的思想言论曾经被禁被删,他的思想言论曾经被禁被删。即使我的你的他的思想言论都没有被禁被删,将来也永不会被禁被删,我们还是不要这个制度。制度存在,总有我你他以外的人受着精神上的迫害,我们与他人精神上是共通的,他人受到的迫害也就是我们受到迫害。……发表的自由成为公众生活的要素,大家必须努力学习,使发表的自由收到充分的效益。一面争取,一面学习,从今天开始不算迟,可是非开始不可……这种自由,我国人以前没有享受过,从今起要享受它了,而且要绝对的享受它。

————《我们永不要图书杂志审查制度》(节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